4000多名志愿者确保10万人聚集在威尼斯进行一日游

北京理工大学长安街北侧安检区的志愿者在10月1日工作结束后/开始工作前拍照,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团练彩车指挥部的志愿者在工作彩车的停车点准备餐包和饮用水。完成采集任务后,来自长安街南北采集等候区的志愿者在他们的岗位上为照片拍照。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周围有4600多名志愿者,专门为庆祝大会周边地区服务。 虽然名字叫外围安保志愿者,但这项工作与庆典会议的“核心”无限接近,是确保10万游客群体顺利集合和疏散的最关键环节。 包括208个岗位和246个服务点,分为长安街南北两侧集合等候志愿者、团体旅游团队疏散志愿者、水上集合疏散志愿者、长安街南北两侧安检区志愿者、安保志愿者、餐饮支持志愿者、团体旅游水上指挥志愿者、远程地铁集合服务志愿者、水上人员服务志愿者等服务岗位。,包括208个职位和246个不同的服务点 这些志愿者大多来自23所高校,其中近1000人是西城市15条街道的工作人员。 外围安保分总部涉及的人员最多,员额分布最广,服务点数量最少。 据志愿者总部志愿者部负责人李静介绍,志愿者的服务范围涵盖了从这群游客从“远端”八宝山地铁站、郝家福地铁站、圆明园地铁站到“近端”长安街和长安街南北街道的整个流线化过程。这项服务涵盖了从旅游团的聚集和疏散到安全援助、餐饮支持和彩车沿线的指导方针等一切。服务时间从第一组旅行团的“远端”集合开始,第一个彩车驶出彩车村,最后一组撤离结束,最后一个彩车返回彩车村,继续整个庆祝活动的过程。 上午3: 30,清华大学2018级工程物理系志愿者孙新立(音译)于10月1日凌晨3: 30抵达清华大学西门待命。他的任务是派遣清华大学师生方阵到天安门广场参加集体参观。他负责协助安全人员维持安全检查秩序,缓解人员流动。 与每一次演习不同,今天是志愿者聚集在一起唱“我和我的祖国”的“积极的一天” 这首歌的旋律仍然萦绕在我的耳边。孙新立已经在凌晨3: 30到达清华大学西门 做过校园讲座、九段位定向等志愿者活动的孙新礼,刚刚开始他的“志愿者生涯”,面对庆祝会结束时召集志愿者为地铁服务的工作,他既紧张又兴奋。 他提前半小时到达4号线圆明园地铁站东北入口,站在已经设立的11个临时安检点前。 “在前三次演习中,游行者来去匆匆。我们真正的“工作”时间是那两个小时 ”他告诉记者,他不敢从集会上喝水,直到工作结束,以免担心去厕所和耽误工作时间。 从凌晨4点开始,是游行进入车站的高峰期,这与平时高峰时段的场景非常相似。游行“以人为本”,并准备进入车站。 有成千上万的人从安检口的外面等候安检。 “请站成11列,有序进入安检点 在他工作的两个小时里,他把这句话重复了将近一百次。 除了嘴上反复提醒,他还观察了排队的情况。当人群太拥挤时,他把拥挤的学生带到不太拥挤的队列。 当安检点的队列太长时,负责引导人群到待命区等一会儿。 6点整,所有游行者都通过了安检。孙新礼也松了一口气,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总结工作后回到学校。 此时,游行者远端集会的第一步也已经完成。 与刚刚开始“志愿者生涯”的孙新礼不同,他把饮用水和食品包分发给游行者,龚恒恒博士,2019年,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曾做过地铁志愿者,在人群疏散方面有一些经验。 在这次庆祝会上,他的职位是长安街北侧安检区的志愿者,工作地点在东安门大街。他主要负责人群疏散和游行的安全检查秩序。 11日凌晨3点30分,公交车准时到达金宝街下车区。 龚恒恒和团队中的其他8名志愿者一起向西走去。 在东安门街500米以内,每隔5米就有一个岗位,每个岗位有两名志愿者。他们将在4点钟准时开始工作。 到达岗位后,龚恒恒首先检查了宣传装置是否正常使用。 “喇叭是我们工作中非常重要的工具 ”他熟练地打开扩音器,在里面播放录音,提醒公交车的游行人群去相应的安检口进行安检。 虽然有宣传者,但这些工具也是辅助性的。 一些听不到喇叭声的游行者留下来,他也走近他们劝说他们撤离。 从早上5: 30开始,游行者的数量增加了,他的工作强度也增加了。 他还把随身携带的三瓶水和食品袋给了游行者。 志愿停止运动小组浮动指挥服务志愿服务远在10月1日。庆典当天,一个包含21辆礼宾车的敬礼方阵吸引了很多注意力。 服务礼宾车的志愿者职位也属于外围保障。其中,团体旅游浮动指挥和志愿服务岗位细分为礼宾车调度和指挥岗位,其中北京中医药大学24名学生在此工作。 每次演习,他们将聚集在工人体育场,然后前往北京国际酒店和宣武门内大街与长安街交界处的两个点,协助派遣礼宾车。 点对点工作结束后,志愿者将乘坐豪华轿车返回昌平,最终从昌平回到房山良乡的学校。 从劳动和体育,到长安街,到昌平,最后回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良乡校区,志愿者们“在工作中”要走近130公里 “我是这群志愿者的对头。我总是担心这些学生,必须为此负责 “作为团队游浮动指挥志愿者服务志愿者的对接人和中医药大学团委的老师,张强每次排练后都会安排校车在集合点接学生回学校。 志愿者一大早就到达昌平,由于彩排纪律的要求,他们没有携带任何通讯工具。他们基本上处于“失去联系”状态。 每一次,紧张的老师都等着学生们来到校报前好好休息。 这种等待需要24小时,因为每次演习,这个岗位的志愿者都在早上8点集合,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才能撤离。返回良乡学校最快的时间是早上8点。 为图/中共北京市委餐饮支持志愿者服务的人群范围最广,包括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和首都大学生精英学校的450多名餐饮支持志愿者,这是外围支持子指标中服务人群范围最广的。 他们负责为游行队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提供食物和水。他们需要在短时间内有秩序地分发13万个套餐,并随时为游行队伍提供饮用水。 在每次彩排表演开始之前,450多名志愿者也为每位游行者“吃喝玩乐”付出了巨大努力。毕竟,在短时间内分发了130,000个套餐,这与游行队伍的人数大不相同。 有时候我太忙了,没时间做饭,所以回家时我不得不把车里剩下的饭袋吃完。 长安街北侧食品包配送团队负责人李远欣表示,志愿者们按照长安街南北两侧的68个“集结地”设置了岗哨,其中北部36个点,南部32个点。 “这个岗位上的志愿者说的比他们提供的食物还多。他们应该经常提醒方阵在等候场的集合点组织用餐,并提醒方阵将垃圾收集到垃圾袋中并妥善放置。 ”李远欣说道 除了有序分发食品包和饮用水之外,志愿者们还清点食品包并帮助保持食品包的“安全”。每次排练持续了10个小时 长安街南北等候区志愿者人数最多的是长安街南北等候区的2000多名志愿者,占周边安保志愿者总数的近一半,也是整个服务工作的“亮点”。 2000多名志愿者“藏”在长安街沿线的22条胡同中,负责10多万名示威者的集会。 志愿者们以长安街为“边界”,把它分成两个区域做志愿者工作,北部有1200多人,南部有800人。 天安门广场、长安街和东单附近的胡同是游行的“聚集区”。志愿者将每隔几十米站岗,共有48个位置。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手里拿着大喇叭,集合队伍,数完人数后“打卡”。 9月21日,庆祝大会举行了第三次彩排。每个值班志愿者在22日下午7点到凌晨3点服务。 在晚上八个小时的工作中,许多志愿者失声,甚至没有时间喝水。 除了协助游行集会,还有维持秩序和引导路线的工作。 告知游行队伍厕所的位置、饮用水的位置,还负责垃圾收集工作 除了这些日常任务之外,志愿者还必须随时“承担”各种突发事件。 在第三次排练中,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学生在游行中遭受了严重的腹痛并跪了下来。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学生得了阑尾炎。沿途聚集的志愿者迅速帮助接触指骨的对接处。方阵派车送学生去医院治疗。 对于这幅画/中共北京市委彩车拉力赛疏散志愿者服务内容最为细腻,各种形式的彩车也是游行的亮点之一,有的彩车高达10米,长度也达到了20米,这样庞大的体积,疏散、拉力赛工作非常困难,而有的彩车内部视野非常狭窄,司机只能通过屏幕观察前方的道路 志愿者的“完美”指挥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外围安保志愿者中,北京体育大学近140名彩车组装和疏散志愿者专门负责彩车组装和疏散。 由于漂浮物体积大、速度慢,许多胡同“进不去”。为了不影响随后的游行,志愿者用尺子测量了彩车的宽度和长度,并为彩车疏散安排了“最佳计划”。 石北胡同是整个方阵游行的第一个疏散点。四名志愿者在这个十字路口拿着警棍,喊着并指挥彩车的方向。 长春街的交叉口是整个阅兵广场疏散的“亮点”。由于需要“人车分离”,彩车将停放在预先安排好的停车场,游行人群将被疏散到地铁返回。 路口有30名志愿者、15名“人”和15辆“车”。 彩车组装和疏散团队的工作人员康家旺(Kang Jiawang)表示,志愿者作为彩车的“眼睛”,工作要求非常高,不仅要确保疏散过程的安全和秩序,还要确保彩车准确停放在规定的位置,每辆车的间距不超过5厘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电玩城app » 4000多名志愿者确保10万人聚集在威尼斯进行一日游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