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如何过分依赖现场语音广播获得第一份额,抗风险能力低?

近日,国内在线音频平台荔枝核表示,计划在2019年内完成在美国上市,募集资金金额可能在1亿美元左右。 据此前媒体报道,喜玛拉雅预计将于2020年赴香港或美国上市,筹资5000-10亿美元,但喜玛拉雅否认上市。 这也意味着,在“耳朵经济”领域,如果事情进展顺利,荔枝将在喜马拉雅上市前抢占“第一份额”。 该业务过于依赖现场语音广播,荔枝在上架30天后于2013年成立。起初,它被定位为在线广播播客。 随着视频直播行业的迅速崛起,荔枝自然不想对直播服务的大流量无动于衷,于是在2016年开始以另一种方式推出语音直播服务。 直播热潮一波又一波,使得荔枝音频直播业务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展。 官方数据显示,荔枝直播业在推出后的三个月内就已经获得了1000多万元的直播费。 如今,head voice live broadcast分为每月收入超过100万元的voice live broadcast和每月近1亿元的自来水,这已成为其核心收入模式。 然而,语音广播行业本身存在风险难以控制的问题,首先是锚定问题。 现场语音播报的“天元”在于主持人,主持人的流动性和不确定性给荔枝的经营带来了一定的压力。 由于所谓的“声控”感觉,主持人无法露面和相互交流。这位主持人的现场直播大多冗长乏味,观众数量自然会波动。 此外,内容中的粗俗信息面临更大的合规风险。 2019年6月,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会同相关部门发起了一场针对网络音频混乱的专项整治运动。荔枝和喜马拉雅等苹果产品已经下架。 活跃用户数量下降,业务范围单一。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在“耳经济”领域,喜马拉雅山的其他山脉都显得相形见绌。 公共数据显示,目前喜马拉雅山用户已超过4.8亿,市场份额超过70%,包括车载、可穿戴、音频智能设备用户和3500万海外用户,活跃用户每天收听135分钟,估计价值超过200亿 根据荔枝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上半年,全球注册用户超过2亿,每月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 荔枝活跃用户的数量仍在下降,没有官方宣布的那么多。 据人工智能媒体统计,2019年第一季度喜玛拉雅、荔枝和蜻蜓调频的活跃数量分别达到8955.2万、3589.1万和3204.3万。 无论注册用户还是活跃用户的数量,荔枝和喜马拉雅山之间都有巨大的差距。 在短时间内,荔枝追不上喜马拉雅山的脚步。 此外,喜马拉雅山主要讲书籍,加上教资会提供的内容和要人的介绍,以保持观众从知识和小说两个维度的凝聚力 相比之下,荔枝的经营范围过于单一,单一的经营模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本,但荔枝进一步增加用户规模的难度也在增加,盈利能力也有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电玩城app » 荔枝如何过分依赖现场语音广播获得第一份额,抗风险能力低?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